首先人家挣钱挣不着

2017-09-07 16:58

当然这是一个个案。可你非要想总结出来一个原因,那是你错了。你也不可能面面俱到,总结到一百种或者二百种,那你也不能保证不遗漏啊。就算你总结出来了,所有人都会问你哪种最重要,你能说得出来吗?所以说到原因,就不能简单地都归于贫穷,或者简单的都归于道德败坏。它是多元的,而且远比我们想象的丰富,多到你难以想象。

第一个,你真的不懂这话是什么意思吗?这位小姐,她也拿我当人看,不把我当嫖客啦,也不再把我当坏人啦,所以才这么说。这还需要回答吗?

有的时候,小姐并不需要小费给得多。因为客人给多少小费别的小姐不知道。要是客人给的台费(交老板的)多,别的小姐都知道,就显得她比较有身价,在姐妹中就有面子。咱们可能觉得这太不划算,可是在那么小的女孩子里,朝夕相处的,这一点点面子就让她很高兴,生活太单调太狭窄嘛。其实你想这也是人之常情。像那些售楼小姐,私下里你给她一千块钱,当然她也挺高兴了,但还是不如你买她一间房子。这不是经济学,是社会学。

2010年夏天,全国大扫黄,我们就出去调查,原本要看扫黄有没有用,结果发现新情况,被吓了一跳。

再一个,人家想嫁给我吗?天啊,人家说的是,你这个人还不错,有资格娶我了。你以为人家是小姐就想攀高枝啊?才不是呢,这是表扬。

我有一次离开红灯区的时候,有一个小姐,三十多岁了,跟我说,你娶我吧。后来好几个记者和学生都问我,你怎么回答的?还有人转述成:有一个小姐要嫁给我。每次遇到这种情况我都说:小姐这话让我很感动,可是你这样问,我却很痛心。

小姐刚来,一挣钱就买衣服,叫小姐装,那个奇怪呀,那个土呀。三个月都不用,全穿成淑女啦。这叫什么?快速适应城市生活嘛。然后关系也有了,也会挑工作了,也知道人情世故了,她才能变成一个城市人。太好的日子不见得多,可是起码自立了。

进一个高档ok厅的小姐休息室,看见墙上贴着一张大红纸,写着纪律:不许不理客人,不许抢客人的歌唱,不许抢客人的酒喝;最绝的是:不许打骂客人!我当时就晕过去了。再一问才知道,这地方都是90后的小姑娘,说是来做小姐,结果全是她们自己玩儿,你只点一个都不行,她们非要几个一起来,不给钱也要来,来了就胡闹、撒酒疯。客人投诉,经理都求她们了,也不灵,年轻漂亮风情万种啊,你还开了我?有的是地方要我呢!经理给我们诉了半天苦:这些90后,根本不是来赚钱的,就是来玩儿的。我还给她们吃给她们住,还发钱,活该啊我。

我天天在大学教书,眼看着一个个农村孩子转眼就高端大气上档次,这不也是一样嘛。关键是你给不给她这样的机会,甭管是什么机会,总比窝在农村强。要不,咱知青怎么都返城呢?

山东有一个小姐的草根组织,有一个小姐的留言板,上面有一个,我记不太清楚啦,就是说,老婆是白开水,我是可乐;我做了老婆,还会是可乐。

咱们局外人都以为小姐就是得过且过混日子,要不就是可怜兮兮。可是还有另一面没看到,也没跟大家好好普及一下。

说得好啊。你想,从1980年广东就开始扫黄,那时候做小姐的到现在都50岁了,都不结婚?都离婚?都没有好下场?错了吧,还不是都去跳广场舞啦?

有一回我犯傻,问一个小姐,结婚了老公知道了怎么办。你猜人家怎么说?嫁鸡养鸡,嫁狗养狗!我挣下钱了,他不要我,我还不要他呢!哈,我这辈子尽碰见高人了。

这叫什么?这就是动态的生活。我十几年前的老黄历已经不够用了,真该退休了。台湾的何春蕤教授早就看到啦,书都写了好几本了,叫做豪放女。所以现在光说贫困论不行,还要看到女性的自主选择。有些新词也该推广推广了,例如女性的身体自主和情欲自主。

不嫖,对小姐来说是个很过分的事。首先人家挣钱挣不着,其次你这叫踢台啊。踢台就是把人家点了,又给退了。这事干不得。在圈子里,在这个场所里,被踢一次台,就彻底没面子了。就混不下去了,就完了,她就只能走了。本来她可能在这里干的好好的,挣钱也不见得少,结果不但工作丢了,自信心也垮了。所以小姐们最恨的是踢台。

我在红灯区那个时候,刚刚到处热播《常回家看看》。有个年纪特小的小姐说这歌写的特别好。我说不是写的好,是你感触特别深。在她们那个圈里,每天无聊地呆若木鸡地在那等着客人,听见这歌,你说多刺激啊。这种歌,唱给白领中产阶级可以,对底层劳动妇女,完全是在伤人家的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