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刀有三四十公分长

2017-09-27 09:37

晚上11时40分,我们接到的姐报案,说有人抢劫,我和另外2名民警赶紧出去。水上派出所当晚值班民警郭民告诉记者,车上男子看到民警突然出现,非常慌乱,并掏出一把刀逼向民警和的哥的姐。

开了9年出租车的陈芳对焦陂镇并不陌生,这条路她已经无数次往返过。不过这一回,一丝不安隐约袭上她的心头。他腰里好像别了什么硬东西,用夹克盖住,很神秘的样子。陈芳说。

大约晚上11时许,陈芳心生一计,跟夹克男商量:我答应了晚上给朋友送东西,想打个电话。见夹克男不作声,陈芳迅速拨通了一位的哥的电话,你老婆买的东西放我这好几天了,我送过去。挂完电话,陈芳趁机发了一条短信:车上有坏人。

车子越往前走,陈芳心里越不安。在距离县城约10公里的一个加油站门口,陈芳把车停住,跟夹克男说:你下车吧,我不去了。听到要自己下车,夹克男急了:你为啥不去,我又不是不给钱!你要把车停这,我到哪找车去!无奈之下,陈芳再次启动发动机。

途中,夹克男多次让陈芳将车停在漆黑的荒郊野外,但每次陈芳都以不方便停车为由婉拒了。在此过程中,陈芳透过眼角的余光注意到,他不时想把刀从怀里掏出来。每次,陈芳都通过紧急刹车和猛踩油门,让夹克男前倾后仰,无法下手。

12月6日晚8时30分许,陈芳驾驶出租车行至阜南县城汽车站门口时,两名年轻小伙满脸笑容地迎上来,拦下她的车。

受伤的民警郭民说,12月7日凌晨,夹克男和他的同伙先后被抓获。此案还在进一步审理中。

陈芳连忙下车跟出租车司机们汇合。一位的哥说,车上的人有刀,建议她将出租车开到附近的水上派出所去,他们开车在后面照应。回到车里,陈芳带着歉意说:实在不好意思,看错了,他还在前面。

车子抵近阜南县城时,陈芳看到了在路口等待她的三位的哥。她跟夹克男说:我跟朋友打个招呼,把东西送过去。没想到,夹克男居然同意了。

大约10分钟后,趁夹克男在玩手机,陈芳迅速将车停在了阜南县公安局水上派出所门口。我赶紧下了车,这会儿他还没意识到已经到派出所门口了。陈芳连忙跑进派出所报案,后面3名的哥也迅疾跑上前来堵住车门。

两个人拦车,但只上来一个人,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。陈芳说,上车的男子身穿灰色夹克,说要去距县城20多公里的阜南县焦陂镇。

那刀有三四十公分长,他拿在手上挥舞着要砍人,我们7个人和他搏斗了将近半小时。陈芳说,夹克男最终被制服。不过,一位民警和一位的哥受了轻伤。

以前都是看新闻知道出租车司机遭遇劫匪,没想到这一回自己竟然遇到了。这几天我都没睡好觉,太可怕了!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了数天,回想起12月6日夜经历的惊魂4小时,阜南的姐陈芳(化名)依然心有余悸。当晚8时30分许,一名暗藏凶器的男子上了陈芳的车,欲行不轨。途中,陈芳与该男子斗智斗勇,最终将他拉到了派出所门口。

晚9时40分许,车子到了附近一个村庄。但由于已是深夜,村里静悄悄的。车子停下后,陈芳再次劝夹克男下车。他不愿意,让我把他带到焦陂街上。陈芳说,夹克男的左手透过外衣一直握着刀。

晚上9时30分许,车子行至焦陂镇一座大桥附近。夹克男指指桥下方说:就在前边停车。陈芳说,按夹克男所指的方向,她注意到桥下有个人在吸烟,似乎在等待着什么。

在一片死寂中,为缓和车内紧张气氛,陈芳故作镇定,跟夹克男聊起了家常,我说,小伙子你是做什么的?他说,我给朋友办事的。我说哦,要不我带你回县城吧,这边路不好走。说罢,陈芳加快速度,往县城方向疾驰。

我感觉不对劲,就不愿意往那走,突然,我看到他怀里露出一把刀。陈芳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。她假装没看见,并保持镇定,其实,她握方向盘的手心,已沁出冷汗。随后,陈芳眼角瞟见夹克男要把刀掏出来,她突然来了个急刹车,又猛踩油门,失去重心的夹克男往前一扑,随即吼道:你是怎么开车的!

对不起,我刚学会开车,踩错刹车了。这里不好下车,前面有个村子,到那里我把你放下来吧。陈芳连连赔不是。让她庆幸的是,刀似乎掉落到夹克男衣服里,他暂时没拿出来。

夜幕中,陈芳驾驶着出租车出了县城。而途中夹克男的一个举动,让陈芳感到更加可疑,他向车门的方向侧头打了一个电话,刻意地压低声音跟对方说你在那等着,开车是个女的。